|  加入收藏
 
对不起,图片浏览功能需脚本支持,但您的浏览器已经设置了禁止脚本运行。请您在浏览器设置中调整有关安全选项。
首页>>文章信息>>信息浏览
委员:建议用“保安处分”替代劳教

录入时间:2013-03-12 21:51:51 阅读次数:7904 【打印此页】【关闭】【收藏
如何改革这样一个执行了几十年的(劳动教养)制度,还有一些工作要做。比如现有一些体制机制要作出相应调整安排,有关法律规定要进行清理和修改。各有关部门正认真研究,做好准备工作,积极稳妥地推进这项改革。我想用不了太长时间,这项工作一定会有成效展示给大家。

  ———全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郎胜

  今年中央政法工作会议曾提出年内将适时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建议,待批准后停止使用劳教。昨天,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就“人大工作”相关问题举行记者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郎胜表示,有关部门正在认真研究以及做前期准备工作,比如现有一些体制机制要作出相应调整安排,有关法律规定要进行清理和修改,“我想用不了太长的时间,这项工作一定会有成效展示给大家。”

  本次“两会”上,一些代表和委员对劳动教养制度改革高度关注,其中三名政协委员提出提案,建议立即废除劳教。记者了解到,根据议程,此次人代会并不会做出关于停止劳教的决定,而且,两月召开一次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即可做出停止使用劳教的决定,并不必须由全国人代会决定。而更重要的是,关于停止使用劳教的问题,相关部门的意见并未完全统一。

  劳教制度改革正在做前期准备工作

  本次“两会”上,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侯欣一、全国律协副会长朱征夫和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邸瑛琪等三位全国政协委员提出提案,建议全国人大成立宪法委员会,对劳教制度是否违宪进行审查,同时彻底废除劳教制度。

  三人认为,宪法授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监督宪法的实施,但是全国人大一年只召开一次大会,全国人大设立的专门委员会中,没有协助监督宪法实施的专门机构。

  侯欣一说,劳教制度设立后,最多的年份有近50万人被劳教,而现在不到6万人,说明这一制度在社会管理中已无存在的必要。

  “对一个现代国家而言,一个公民可以不经过司法机关的审判,而直接被行政机关剥夺自由长达1至3年,这无论如何让人无法接受。”侯欣一对南都记者说,行政处罚法和立法法都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处罚,只能由法律设定。而现在支撑劳教制度的规定都是国务院和公安部规定的,其中公安部对劳教的种类还进行了大幅增加,这都是不符合立法法的。

  侯欣一说,据统计,自2007年起已有420名全国人大代表提交议案主张改革劳动教养制度。

  昨天,全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郎胜在记者会上表示,随着民主法制建设的不断发展和法律制度的不断健全,随着尊重和保障人权这一宪法原则的落实和公民维护自身权利的意识的提高,这个制度在执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弊端也暴露出来,这个制度也需要与时俱进地进行改革。

  “如何进行改革,这样一个执行了几十年的制度,要进行改革也还有一些工作要做。比如说现有的一些体制机制需要作出相应的调整安排,再比如说现有的法律有关规定需要进行清理和修改,还有一些专门的工作要做。”郎胜说,一段时间以来,各有关部门正做一些准备工作,积极稳妥地推进这项改革,“我想用不了太长的时间,这项工作一定会有成效展示给大家。”

  本次人代会不会做出废除劳教决定

  尽管三位政协委员希望本次人代会做出废除劳教的决定,但是记者了解到,本次人代会并没有关于劳教停止使用的议程,人代会也不会对劳教制度做出任何决定。

  劳教制度存在的最大法律依据主要是1957年和197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决定和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因此朱征夫认为,停止使用劳教,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即可,不需要必须由全国人代会批准。

  “即使这次人代会不做出决定,也不影响年内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律协副会长朱征夫对记者说。

  记者了解到,这些或许并不是人代会没有劳教议程的主要原因,其实,劳教如何改革一直争论很大,存与废、如何改,至今在司法机关内部和学界也没有定论。

  目前,在南京、郑州、青岛、兰州等四地进行着劳教改革的试点,但就公开的内容来看,改革的力度并不大。前段时间在南京办理了一起劳教案件的北京伟博律师事务所主任李伟民对记者介绍,现在的程序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所谓的试点,可能只是个说法,并没有实际的内容。

  今年1月7日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传出了今年将适时向全国人大常委会递交申请,停止使用劳教制度的信号。之后,一些省市司法机关表示已经停止使用,但其中不乏有反复者。媒体先后报道了云南和湖南叫停劳教,很快,两省份司法机关负责人均表示只是按中央政法委的统一要求进行,不存在突破,只是暂时没有新增劳教案例。而更多的省份则是直接在等待中央政法委的通知,仍按以前的劳教制度进行。

  “这说明司法机关之间也有着分歧,有人想废止,但阻力也相当大。”昨天,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侯欣一对记者说。

  据记者了解,虽然劳教制度的改革已有共识,但是如何改革还远没有达成共识,比如正在劳教的人员如何处理、劳教场所的管教人员怎么安排等,一些经常轻微违法的人如何处理等,都还未找到解决的方法,而相关部门也正在进一步调研。

  “违法矫治”渐受质疑

  建议用“保安处分”替代

  在劳教制度的改革过程中,如何对经常轻微违法的人进行处理,一直是司法机关和学术界争论的焦点。多年都提出改革劳教制度的重庆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陈忠林和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都认为,这些行为在目前的法律体系内无法进行有效的处罚。

  多年前,违法行为矫治法进入人大立法计划,当时人们希望通过该法替代劳教制度,但是该法长期未出台。

  近几年,违法行为矫治法渐渐遭受质疑。侯欣一表示:“稍有不慎,该法就会比劳教的危害更大。在现代社会,犯罪、违法和治安管理处罚已经不容易分清楚,该法很容易人为地加重处罚。”

  这一次的全国“两会”,一些政协委员不约而同地提到了用保安处分替代劳教制度。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法室主任刘白驹对记者说,保安处分指的是对还未违法,但是有明显的违法苗头的人限制人身自由,以保证违法行为不会发生。

  “保安处分很长的时间内被认为是不人道的,不合理的。现在人们认识到,保安处分对社会的管理还是比较有效的。”刘白驹说。

  侯欣一和邸瑛琪的提案里均提到了保安处分。侯欣一认为,增设保安处分制度,同时将治安处罚一并考虑,同现行的刑罚一起构建起我国新的刑事法律体系,并科学界定三者的功能:刑法用以打击重罪,保安处分用以处分轻微罪或有特殊人身危险性的人,治安处罚则用以处分违反社会治安的行为。同时将保安处分、治安处罚和刑罚的决定权均交给法院,实现程序上的司法化,在确实保护公民权益的同时,保持社会秩序的稳定。

  对于现在正在劳教的人员,侯欣一认为很简单:“正在劳教人员可以适用以前的办法,但是可以根据情况提前释放。”

  管教人员也需要妥善安置,记者了解到,上世纪80年代初,监狱系统从公安部门划到司法系统的时候,很多在监狱工作的民警坚决不干,认为自己当了一辈子警察,快退休了警察身份却没有了,最后规定在监狱工作的也是警察,这件事才予以解决。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建议直接对多次轻微违法人员处以刑法上的管制或者拘役即可,这样时间不长,而且也有法律上的保障。“当然,这需要出台司法解释,而且必须有严格的程序。”胡星斗说。

  全国政协委员、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邸瑛琪还建议彻底打破认可劳教制度的观念,观念不扭转,即使形式上废除了劳教制度,实质上也会出现其他“换汤不换药”的替代性制度。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甄贞表示,劳教制度中止后,轻微违法行为是按照刑法还是治安处罚法处理,还是送去社区矫正还要做深入的研究。

  “收容遣送条例废除后的一些做法也可以作为借鉴。当时把一些行为吸纳到了刑诉法当中进行处理。虽然需要研究但是总归能够得到解决,收容遣送制度废除后,对人更加尊重了,中国的国际形象也得到了提高。”甄贞说。



    本文章来自『福建力涵律师事务所』转载请注明版权!

上一篇: 儿女离婚引发父母讨债案件频发的思考
下一篇: 省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福建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决定获通过

Copyright © 2012 福建力涵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电话(传真):0597-3286999
地址:龙岩市新罗区溪南南路三华宏泰大厦3楼 邮编:364000
网站建设:万维科技